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学蛟 的博客

 
 
 

日志

 
 

浣?nbsp;鍗?nbsp;澹?/a>  

2007-06-11 12:40:00|  分类: 博主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士是我们学校研究生楼上最漂亮的女博士。

九十年代初象我们这样在全国较有影响的财经大学每年也只招得了十几名博士,女博士少之又少,有时每年连一个也招不上来。九二年九月我来到这所大学读研究生时,研究生楼招来了一位女博士,而且还是一位气质高雅、漂亮非凡的女博士。经多方打听,知道他姓余,原藉云南,生长在四川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姐妹俩,她老大,还有一个在北京上大学的妹妹。她是由武汉大学本科到研究生毕业后直接考上我们大学会计学博士生的。

自余博士住进我们研究生楼以后,整座大楼顿时显得生动起来。无论是来自城市还是乡镇的研究生男士们,忽然对自己的衣着格外在意,每天总将自己最好的衣服穿上。楼下大门口的阅报栏饭前饭后常有男士很认真的样子在那里看着报纸,其实只是为了能在门口多看一眼余博士,以此来舒展一下自己忙碌了一天的心灵。

博士的到来为研究生楼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她每天给我们这些男士带来的是爽心和悦目,尽管她每天昂着高傲的头,目不斜视地进出,似乎从没把我们中的哪一位放在眼里,可我们依然喜欢看她,想她,谈论她,她成了我们茶余饭后谈论最多的女性。如果某一天没见到余博士,我们的心都会提起来:她是否病了?是否去谈男朋友?

我们每天都很关心余博士,可大家从来没有动过要去爱她,追求她的念头。至多想若能和她说上话搭上腔,就已经很快乐了。正因为这样,我们对楼上的男博士们既羡慕又嫉妒,他们有幸和余博士一起上课,业余时间还可以一起打扑克、聊天、说笑,他们可真够幸福的!相比之下,我们这些硕士生就没有这样幸福过。我们中有谁哪怕是有机会和余博士吵两句嘴,也会有人凑过来和他打趣分享那说过话的快乐。

我所在的寝室316房,是我们研究生楼男生们最想住的寝室。它正对着楼梯口,我们又习惯开着门,每天余博士吃饭、打水、上下课要上下楼好几次,316房成了欣赏余博士的最佳观察室,于是有人称我们寝室是“幸福316”。有了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寝室,每晚10点自习完后,316房自然就成了大家聚会的沙龙,平时少则四、五个人,多则上十人就站在那儿,神吹海吹,天上地下,军事、政治、经济、文学谈完后,老俗套落脚点必然是女人。而女人中谈的最多的又是余博士;余博士今天穿了件什么衣服,看见她和谁又多说了几句话,好象她这几天脸色不好受了什么刺激,等等。

有天晚上照例大家聊完该聊的话题后,又把目标集中到余博士身上。这时有人提意我们中如果有谁能把余博士请到我们316房坐一会儿,哪怕是一分钟,我们就为他庆功,并联合宴请他。这个提意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于是,就开始推选代表,由一个人领头去请。推来推去,没有人敢伸这个头,都觉得底气不足,若被拒绝了岂不贻笑大方?我看这样下去,准没戏唱,就说:“你们不去,我就去试式。大不了,碰一鼻子灰,掉一回底子!”我这么说,大家又来劲了,纷纷表示愿陪同我一起去,给我壮胆。没想到我这次领头上阵,竟使我的人生有了一段华丽的乐章。

一天下午大家都没课,离开饭还有个把小时,我们几个同学约好一起上楼请余博士。我走在最前面把余博士的房门敲开,按事先设计好的方案,对她说:“余博士,我们最近在上会计学,你是会计学博士,我们能不能请你帮我们辅导一下?”

博士手把住门,只让我进去半个身子,不再让我多进一步,好象她的寝室是禁地,不是谁想进都进得了的。她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哪怕这时她装作挤出几分也权作礼貌,可她竟吝啬到一点面子都不给,只冷冷地说了句:“你们可以找我是师兄徐博士,他住你们一层楼,也是学会计的。”

一句话,余博士把我顶了回去,再想说时,已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漫不经心地瞥了我一眼,就将房门关上了。

从此,大家在我面前就绝少提余博士了,他们知道提起她一定会勾起我不愉快的回忆。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向大家庄严宣布:94年我将报考我们大学的博士,一定要赶在她毕业前考上,我要让她知道我不比她差。

九四年五月在我以本专业第二名即将被录取时,命运捉弄了我一把,中途有人捣鬼把我顶了下去。它使我非常痛苦,他们哪里知道今年的录取对我来讲是多么有意义的一件事呀!它本意味着我从此可以平等地和余博士在一起,而不再仰视她,更不会让她不屑一顾。但这一年,我的企图破灭了。

九五年五月我再次参加博士生考试,这次我成功了!我终于可以自豪地以博士生的身份进出研究生楼了,可是这年七月余博士毕业了,她去了一个很远的省会城市,那里很少有我们的同学和校友。她一生大概永远不会知道我为什么要去考博士,不会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赶在她毕业之前考上博士。

几年过去了,胜利之后的喜悦,心理失衡后重新平衡所得到的快感,现在看来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一个人在经历了某个时期某件并不愉快的事情之后,能借此机会奋发图强走向人生一个新的更高的境界,这才是最有意义的。当初奋斗的动机,也许并非那么纯洁,可目标实现后的升华,却使人从此变得崇高。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